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爱心传递
他,倒在梯田的顶端……
发布时间:2021-03-08      来源: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294公里,这是三村乡离云南省红河州州府蒙自的距离。

6个深度贫困村、57个贫困自然村,这是三村乡。

三村乡最需要扶贫干部,因为全县就数这儿最偏、最穷。

2018年3月1日,吴志宏来到三村乡。第四次下基层工作的他顶着新职务:云南省红河州红河县三村乡党委副书记、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兼补干村第一书记。

刚到哈尼族百姓聚居的乡上,第一个难关就是语言不通。

▲吴志宏(右二)生前走访贫困户

三村乡补干村脱贫攻坚工作组成员李武叁做起了吴志宏的翻译。“他在大会上宣讲了脱贫政策以后,怕老百姓们听不懂,又把我叫上一起入户宣讲,就这样,要说上四五次老百姓才能听明白。”

语言不通、交通不便、人畜混居……这一切,需要吴志宏面对,更需要他去改变。

“要沉得下身、静得住心,关注民生,用一点一滴的实事好事赢得群众信赖……”吴志宏的驻村日记写道。

微信朋友圈里记录着吴志宏全新的节奏:“为了极早认家门晓村情,1天走了车同、坝木和补干3个村委会……”

“农户家就是我们上班的地方。”他说。

吴志宏第一次到补干村南哈中寨村民白连甲家里时,这家5口还在危房中艰难过活。

白连甲家里有3个孩子,1位老人,妻子几年前受不了穷,离开了家。吴志宏劝他们拆危房、建新房。在政府的资助和动员下,白连甲东拼西凑,把房子拆除重建。

2019年雨季,白连甲新建房屋几近完工,可由于家里实在拿不出尾款,导致工程停工、门窗未装。吴志宏正巧来村里走访,在他们家躲雨,结果发现屋里成了水帘洞。他了解情况后当即决定:“先装上,乡里作担保,等有钱再付,没有门窗也不安全了嘛。”

▲2019年,吴志宏(左一)在补干村危房改造现场。

住房问题是三村乡脱贫攻坚的“硬骨头”。从危房改造到易地搬迁,遇到有情绪的,吴志宏就带着工作队一户一户做工作。到2019年10月,全乡709户易地扶贫搬迁建档立卡贫困户已全部搬迁入住,近3000名贫困人口受益。

补干村南哈上寨位于层层梯田的顶端、弯弯山路的尽头,日子一直很苦。

今年70岁的南哈上寨村民李天福过去住在危房里,靠着仅有的几亩地过活。前几年他开始腿疼,治疗无果,瘫在轮椅上。吴志宏了解情况后,将他纳入贫困户,还联系医院给李天福做了髋关节置换手术。

一心忙于扶贫的吴志宏,无法顾家:儿子鼻炎手术,他只能从遥远的村寨打来电话,信号时断时续;妻子食用野生菌中毒,他没法回去照顾……

2019年10月17日,吴志宏又一次来到南哈上寨,参加扶贫工作动态管理公开评议会,同时给群众宣讲脱贫政策。这是他最后一次登上梯田顶端的美丽村寨。

那天,当地下了雨,公路被塌方阻断。南哈上寨小组长杨石黑打电话劝吴志宏改天再来,被他回绝。

下午3点多,正开会的吴志宏突然趴在桌子上。大家把他送上救护车,他嘴里还念叨着:“我再讲一遍……”

11月8日,吴志宏不幸辞世,终年49岁。

已经住上新房的白连甲说,2019年,吴志宏鼓励他挖鱼塘,养鱼、养鸭子。“家里鱼塘马上要挖好了,可吴队长再也看不见了……”

李天福现在不仅站了起来,还能拄着拐外出走动。“走得再远,我也找不到吴队长了……”老人伤感地说。

▲左图:2019年1月,正在硬化的南哈上寨入村道路;右图:2021年2月,已经竣工的南哈上寨入村道路

吴志宏生前日记,诠释了自己的拼命:“搬迁新居的农民已在新家里生火做饭,还热情邀请我们去吃饭。看到他们的笑脸,看着热气腾腾的一桌美味,听到他们感恩的亲切话语,我们深感欣慰,所付出的一切都值了!”

吴志宏去世后,父亲吴家云为儿子了却一桩心愿。“志宏说过,人去世后把器官捐献掉,能让别人的生命得以延续。如果自己有一天离世,会选择这样做。”

如今,杭州、昆明等地5名器官受捐者均已成功手术,其中3名器官衰竭者重获新生,2名失明者重见光明。
2021年初,三村乡按下乡村振兴启动键。

吴志宏生前的搭档、三村乡副乡长陈孝明一直忙着到各村寨督促开展人居环境整治、到沃柑基地询问销售情况、到哈尼梯田推广“稻鱼共作”……

行走至村寨高处,阳光下的层层梯田犹如条条银丝带在山野间闪烁,正是当地民歌里“秧姑娘要出嫁”的好时节。

“我们会全力以赴,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完成志宏老哥未竟的事业……”陈孝明说。

▲补干村委会南哈上寨新旧对比

(资料来源:新华社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