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图片新闻
新华社:以大爱之名——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中国华章
发布时间:2018-07-16      来源:新华社

▲视频:以大爱之名

▲7月3日,中国参加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和世卫组织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成立大会专家团媒体见面会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

7月1日,西班牙马德里国际会议和展览中心,第27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大幕开启。

7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宣告成立。

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迎来历史性时刻——

委员会主席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提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将担任委员会名誉主席,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负责人王海波将担任委员会委员。由此,中国将成为该委员会中仅有的拥有2名委员的2个国家之一。

天容海色本澄清——中国构建公平公正、阳光透明的公民器官捐献移植体系,

以事实击碎谣言,器官移植进入崭新发展阶段

6月7日,42岁的李佑佳(化名)告别了这个世界,而她身体的一部分,却鲜活地存在于新的生命之中。

这是一场“生命的接力”。

4年前,原本患有肾衰竭的李佑佳在北京接受了一名器官捐献者的肾脏,生命得以延续。她希望,自己去世后,也能为其他人带去新生。

就在李佑佳离世的当天,她的家人签署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表示愿意捐献所有能救治他人的器官。通过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她的肝脏匹配给安徽一名重症肝病患者,眼角膜将移植给两名安徽患者,胰腺则匹配给上海的一名重症糖尿病患者。

▲2018年的清明节,一位市民来到广西南宁市青龙岗长安墓园广西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碑前鞠躬祭奠。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生命不息,大爱相传。

如今,中国已成功实现移植器官来源转型,所有移植器官均来源于公民自愿捐献。当生命不可挽救时,自愿、无偿捐献器官,让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选择。

▲5月1日,湖南衡阳南华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谭春梅(左二)与医护人员在捐献手术前向器官捐献志愿者鞠躬并默哀。

“如今,我国已建立起国家器官捐献与移植五大科学工作体系,器官移植技术能力和质量安全显著提升,器官移植进入崭新发展阶段。”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郭燕红说。

▲2016年5月8日,等待在武汉协和医院手术室的医生接过器官转运箱,准备开始心脏移植手术。该心脏器官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一位患者无偿捐献,经国家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匹配给武汉一名患者。

针对散布的“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的荒谬言论,为器官移植事业奋斗数十载、已经年逾七旬的黄洁夫说:“‘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的说法与真实情况相去甚远。全世界每年整个移植数就这么多,这等于全世界的器官移植都给中国做了。权威部门统计,从2010年1月到2018年4月,中国累计完成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17085例,捐献大器官突破4.8万个。这些数据能有力反驳这些谣言。”

针对所谓“活摘器官”等弥天大谎,国际器官移植协会前主席菲利普·奥康奈尔表示,中国器官移植数据和有关工作的透明度不断增加,让“活摘”谣言进一步破灭。世界卫生组织器官移植项目官员何塞·努涅斯从医生的专业角度对“活摘”谣言进行公开有力的驳斥。

研究全球器官贩卖的澳大利亚专家坎贝尔说:“我曾多次到中国实地考察,我以一个学者的学术良知、职业操守和个人名誉担保,个别组织所说的都是谎言。中国近年来移植事业的历史性进步为全世界所瞩目。”

在2017年度国别人权报告中,美国国务院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器官移植事业改革发展取得的成绩。

宝剑锋从磨砺出——中国迎难而上,聚力破障,以坚定决心和强大勇气,

为器官移植事业改革发展注入强劲动能

美丽的滇池畔,西山巍峨,草木葱茏。

西山半山腰的金宝山艺术园林里,坐落着云南省人体器官捐献者纪念园。纪念园的名录碑石上,镌刻着2010年以来云南所有人体器官捐献者的名字。自建成之日起,瞻仰、缅怀者络绎不绝。

“器官捐献能让器官功能衰竭的病人获得新生,让逝者的生命得以存续。这个过程中,不仅传递着爱心与温情,更检验着一个国家文明与法治的成熟度。”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委员叶啟发说。

▲4月1日,天津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的学生向“大体老师”默哀。“大体老师”是医学界对遗体捐赠者的尊称。

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各有关方面通力合作,全行业积极响应,社会各界广泛支持,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一路走来,砥砺向前。

曾经,国际移植界对中国实行“三不”政策:不承认临床移植成果、不允许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临床器官移植文章、不同意中国移植专家加入世界移植组织。中国移植界长期被排斥在国际移植社会主流之外。

遏制之下,中国没有退缩。人们意识到,取消死刑犯来源、尽快建立阳光透明的公民自愿捐献体系,势在必行。

——2007年,颁布《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走上法治化道路。

——2010年,启动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试点工作。

——2011年,器官买卖罪被写入刑法修正案(八)。

——2013年,出台《人体捐献器官获取与分配管理规定(试行)》。

——2015年,全面停止死刑犯器官使用。

……

改革之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在2010年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启动之初,全国一年的捐献数量仅有34例。

“十年磨一剑”——黄洁夫这样形容中国器官移植改革的艰难历程。但再硬的骨头也要啃下来。

改革,离不开党和政府“壮士断腕”的决心。

严格行业内部评审和准入,将原有600多家器官移植医院削减至164家;每年对器官移植医院开展飞行检查,确保器官分配溯源性、公平性;依法严厉打击器官买卖犯罪,10年来共破获器官移植“黑中介”32个,捣毁14个非法器官移植窝点……科学高效、公平公正、阳光透明的中国器官自愿捐献和移植工作体系日益完善。

坚持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自愿、无偿原则,杜绝“移植旅游”,保障器官捐献者和接受者权利;交通、航空、铁路等多部门联合出台绿色通道工作机制,保障人体捐献器官顺利转运;明确红十字会参与器官捐献的第三方职责,由红十字组织对困难家庭开展人道主义救助……以人为本、遵循伦理、符合国情的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机制逐步形成。

▲4月5日,深圳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在深圳吉田墓园的“光明树”下献上鲜花,表达对遗体器官捐献者的缅怀与纪念。

改革,同样离不开社会公众的理解与支持。

2017年6月8日,上海浦东机场。

为了确保一个供体捐献的“心脏器官”能搭上当晚最后一架飞往武汉的航班,147名旅客一致同意“为生命让道”,推迟起飞90分钟。

一名旅客在留言中写道:“今天的航班承载着生命的希望,虽然航班延误了,但是很值得!”

2017年,中国人体器官捐献数与移植数均位居世界第二。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全球第一器官移植大国。

“器官移植不仅是医学技术问题,更涉及政治、法治、伦理等深层次问题。”黄洁夫说,器官移植能得到好的发展的国家,一定是一个文明、法治、开放、自信的国家。

登山不以艰险而止,则必臻于峻岭。

“中国器官移植界正在经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革命。不久前,中国在这一领域还是一片荒原,如今已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美国器官共享联合网络组织前主席蒂莫西·普鲁特表示,正是中国政府和民众强烈的改革意愿和勇气,让这一奇迹成为可能。

百花齐放春满园——中国积极融入世界器官移植大家庭,从规则参与者变为规则制定者,

为器官移植全球治理贡献中国智慧

2016年10月17日,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灯光璀璨,中国—国际器官捐献大会隆重举行。

这是首次在中国大陆举办的国际器官捐献与移植会议。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通过大屏幕发表视频讲话,高度赞扬中国在器官捐献和移植领域的进展。

陈冯富珍说,中国的改革方向正确,行动迅速,许多成功经验可以作为样板,供面对相似挑战的其他国家学习借鉴。

▲2017年3月30日,在上海福寿园陵园,来自上海市癌症康复俱乐部肝移植康复联谊会的肝移植受者在缅怀纪念活动上表演手语舞蹈《感恩的心》。

▲2017年4月1日,一名眼角膜捐献者的女儿在哈尔滨举行的“缅怀捐献者,弘扬奉献精神”纪念活动现场朗读她写给爸爸的信。

本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上,世界第一大器官捐献国——西班牙器官捐献与移植研究院院长马蒂·马尼亚利奇认为,当前中国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工作体系“足以成为世界楷模”。

在这次会议上,150余名中国器官移植专家应邀参会并发言交流,中方出席人数创历届国际器官移植大会之最。而大会宣布成立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也是源于中方在2017年第70届世界卫生大会上所提出的倡议。中国,正在逐步实现从规则参与者到规则制定者的华丽转身。

这次大会结束后,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撰文感慨道,国际移植界对中国已从当年的限制性“三不”政策,转变为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相互交流、相互合作,彼此之间的联系愈加紧密。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中国与其他国家在器官捐献与移植方面的合作交流更加大有可为。“中国既要当好老师,也要当好学生。”黄洁夫在7月2日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晚宴上致辞说。

中国将继续攀登——下一步,将进一步健全法律体系,完善工作机制,加大监管力度,促进跨国人员交流与合作,推动器官移植改革向纵深迈进,与世界各国携手同行,共创人类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美好未来!

(资料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