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爱心驿站

当前位置:首页>爱心驿站

“我会把宝宝生下来,帮你孝敬你的父母”

发布时间: 2018-06-12    来源: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2016年5月28日,本是钟驰与丈夫马鹏飞办理结婚喜宴的大好日子,可就在距离婚礼还有两星期时,马鹏飞却突发脑出血,经医院4天时间的抢救后还是宣告不治。留下了母亲和妻子以及妻子腹中5个月大的双胞胎宝宝匆匆离开了人世。当时怀着一对双胞胎已五个月的妻子钟驰与父母家人一起强忍着失去爱人的悲痛,提出自愿无偿捐献马鹏飞有用的器官去救治他人。最终,马鹏飞捐献了一对肾脏、一个肝脏和一对角膜,他捐献的器官让5人重获新生。然而祸不单行,怀着双胞胎的钟驰却因为妊娠高血压,紧急进行了剖腹产手术,诞下两名不足月的男婴,孩子因早产两个多月导致身体脏器发育不良、呼吸功能障碍,大人和孩子都危在旦夕。虽然在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和医生的精心治疗下,钟驰的血压己基本控制,但是宝宝病情依然很危重,医生只能将兄弟俩放在保温箱里进行二十四小时监护。在医院度过23天后,早产双胞胎中的弟弟“山城”达到出院标准。她说自己在接到医院通知得知小儿子“山城”可以出院的消息时,她和家人高兴得整宿都未能入眠。而相对于弟弟“山城”,哥哥“博爱”仍然需要住院治疗,当年9月12日,哥哥“博爱”经过悉心治疗也达到出院条件,一家人终于在中秋前夕团聚了!

2018年3月31日,在2018全国人体器官捐献缅怀纪念暨宣传普及活动现场,这位坚强的母亲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钟驰在现场发言

2016年5月,距离我的婚礼还有9天,那一天,丈夫陪着已有5个月身孕的我到商场购置婚礼用品。那一天,我特意精心地为他挑选了一套礼服。途中,他突然喊头疼。我以为是天气太热有点中暑,扶他坐在路边休息,可一坐下来,他整个人就瘫软在我的怀里,然后不省人事了。我们赶紧打车把他送到医院。在完成了各种检查之后,他被确诊为脑出血,并立即手术,手术一做就是7个小时......

那一天,我坐在手术室外,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好慢。我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还在幻想着等老公出院以后,我们举行婚礼的幸福场景……
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丈夫并没有被推出来,医生说他们已经全力以赴了,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向我宣布丈夫已经脑死亡了,听到这个消息,我脑袋里嗡地一声,人一下子就恍惚了,感觉整个人都陷入了万丈深渊,清醒过来,与婆婆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接下来的两天,丈夫躺在重症监护室,而我却束手无策,挺着大肚子整日以泪洗面,婆婆强忍着悲痛还要来照顾我、安慰我。我真的不能相信我的爱人就要这样离开我们。我求医生再想想办法救救他。医生告诉我,他们已经想尽一切办法了,再无回天之术,希望我多保重自己的身体。但他们告诉我,如果想要延续亲人的生命,还有一个办法不知我能否接受,那就是器官捐献。红十字会的协调员向我们讲解了器官捐献的意义,我和婆婆也立即作出决定,在捐献登记表上签字同意。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身边多了一个陪伴我的人,那就是红会的协调员李庆,在丈夫生命的最后时刻,她陪着我们去告别,我拉着丈夫的手,流着眼泪微笑着说“老公,你放心,我会把我们的宝宝生下来,抚养他们长大,帮你孝敬你的父母……”当我从协调员手里接过那份沉甸甸的荣誉证书时,他们告诉我,丈夫捐献的器官让3个人重获新生、2个人重见光明。那一刻,我的眼泪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除了悲痛,还有种很特别的感觉,觉得他还活在这个世上。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根本无法理解我们捐献者家属的这种感觉。

婆婆失去了他唯一的儿子,我失去了丈夫,我们还未出生的孩子从此再也无法见到自己的爸爸……。我承受着怀孕带来的呕吐和恶心的反应,在亲人面前强忍着失去丈夫的思念和痛苦,婆婆强忍着失去独子的悲痛还要来照顾我,身边的朋友和亲人也劝我把肚子里的双胞胎孩子打掉,说我一个女人今后独自带着两个孩子怎么生活?但我还义无反顾地要生下这两个孩子。因为他们是两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是我和丈夫爱的结晶,他们更是婆婆下半辈子的希望,我不能抛弃他们。

两个月后的一天,我因妊娠高血压被迫住院。医生告诉我,我的双胞胎宝宝可能会早产,而且很可能有生命危险,需要及时动手术,而且孩子一生下来就需要住进重症监护室。在我们全家面对高昂的医疗费一筹莫展,婆婆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红会的协调员打了电话,把家里的困难情况告诉她。第三天,红会就为我的孩子们发起了网络轻松筹,短短7天时间,为我们筹集了25万元善款,我的两个宝宝得救了,顺利的生产,健康的出院。为了帮助像我一样需要帮助的人,重庆市红十字会随后发起成立了“器官捐献者家庭子女重大疾病救助基金”,我也将轻松筹公司为我减免的5000元手续费捐献给了这个基金,希望能用自己的绵薄之力推动这个爱心基金的成长。

在红十字会的陪伴和关心下,我也逐渐从阴霾中走了出来,笑容又重新绽放在我和我家人的脸上。为了感谢所有关心过我们一家的好心人,我给宝贝取名“博爱”和“山城”。如今,他们俩已经一岁零七个月了,都很健康,很可爱。将来,我一定会告诉两个孩子,他们的爸爸是个英雄。感谢器官移植受者,让我丈夫的生命得到延续!如今,我也是一名红十字志愿者!我要用自己的行动去感染更多的人,伸出手,握住爱,传播爱!

相关链接|常见下载|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京ICP备1304658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3号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干面胡同53号    邮编:100010    电话/传真:400-010-6695    网址:www.cod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