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要闻资讯

稻田里的感人故事

发布时间: 2015-10-20    来源: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李小庆,重庆市黔江区鹅池镇人,原贵州师范大学物理与电子工程系三年级学生。2013年4月11日,因患脑肿瘤不幸去世,按照生前遗愿成功捐献了器官和遗体,成为黔江区首例,重庆市第10例器官捐献者。小庆捐献器官延续他人生命的大爱之举在黔江广为传颂,他的家庭也得到区红十字会及许多爱心人士的关注。

小庆的父母是地道的农民,靠种地为生。小庆离开人世后,小庆父母心里的伤疤一直无法愈合,这两年来既睡不好觉,也吃不下饭,长期的失眠、伤心,身体已大不如前,原本能背100斤粮食的温世菊,现在背50斤稻谷都非常吃力。

9月5号,黔江区红十字会秘书长宋巧玲在跟李小庆母亲温世菊电话联系时得知,温世菊最近腰痛病犯了,田里的2亩多稻谷收割成了难题。宋巧玲立即对温世菊说:“你不要为此事犯愁了,自己保重好身体,稻谷什么时候收,你确定个周末,我组织志愿者来帮忙。”

9月6日上午,一条题为《优秀的儿子前年捐献了器官和遗体,年迈的父母今年收割稻子成了难题,要不我们去帮帮?》的帖子开始在红十字会志愿者群里及微信圈疯转,上千人点赞,5天时间,30余名志愿者踊跃报名。

按照小庆妈妈的提议,收割稻谷的时间定在了9月12日。11日下午,被选定的20名志愿者汇聚在黔江区红十字会办公室,对第二天的志愿服务活动进行商议。“我们喝的、吃的自己带、自己做,不要给小庆妈添麻烦”“早晨7:30出发,争取10点以前赶到”“明早6:30我跟小蓉去菜市场买菜,当天的菜新鲜些”……志愿者们各抒己见,对第二天的车辆、行程及各自的相关任务作了周密的部署与安排。    

小庆的家乡鹅池镇联盟村,离黔江县城100多公里,是距黔江城最远的乡镇,且山路崎岖,弯道较多,历经2个多小时志愿者们终于在10点钟到达小庆的家。顾不上路途疲劳及晕车困扰,志愿者们拿起小庆妈已经准备好的镰刀,直奔稻田。

由于连续下了几场雨,稻田里积满了水,这些城里来的志愿者事先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以为稻田是干的,也就没有准备下田用的长筒靴。但志愿者们没有犹豫、没有胆怯,而是立即脱下鞋子,在宋巧玲的带领下,挽起裤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进入稻田中,当起了“泥腿子”。稻谷收割没有机械化设备,全是手工操作,用的全是力气活。于是大家根据自己的特长和身体状况进行了分工,有的负责割谷子、有的负责打谷子、有的负责把打下的谷子打包、有的负责搬运,大家齐心协力,分工合作,忙得不亦乐乎。闻讯赶来的6个村民也加入到志愿者的行业中。

烈日当空,志愿者在稻田里不停的忙碌着,汗水湿透了他们的衣服,稻田里面的谷桩给他们的小腿划上了密密麻麻的口子……。志愿者程波曾经干过农活,在这次收割稻谷过程中堪称全能,割谷子、打谷子、给谷子打包、搬运谷子他什么都做,哪里需要他就出现在哪里。值得一提的是小庆家的稻田离他家有1公里左右的陡峭山路,刚收的“水谷子”还得一袋一袋扛回家。一袋稻谷足有八九十斤,程波一个人就扛了十余次,有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他还是坚持着。正午时间,小庆爸担心志愿者们早餐吃得早,该饿了,多次劝他们去吃点东西,喝口水、休息一下,但志愿者们没有一个停下来,他们对小庆爸说,你不用管我们,我们不饿,等收割完了我们再去吃。经过4个多小时的苦战,小庆家的稻谷全部收割完毕,并全部运往小庆家。

“原以为城里人下田收稻谷是不靠谱的,但没想到你们个个都是把好手,这次全靠你们了,不然就我老两口收割,至少要10天!请人帮忙,也需要2天”李小庆的爸爸李海说。
看到这么多志愿者来帮忙,小庆妈妈既感动又感伤,感动的是自己儿子走了,大家没有忘记他们一家人,遇到困难竟有这么多好心人来帮忙;感伤的是自己听话懂事的儿子,早早地离开了人世,尽管已时隔两年,但心里的那块伤疤,始终无法愈合,想着想着,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掉了下来。

任小蓉,黔江区第二例器官捐献者冉隆海的妻子,当黔江区红十字会招募志愿者为小庆家收割稻谷的信息发出以后,任小蓉在第一时间报了名,她说,她想去看看小庆妈,想去陪她说说话……。小蓉的任务是在小庆家里帮志愿者做饭,面对伤感的小庆妈妈,小蓉说:“姐,我知道小庆在您心里留下的伤疤,永远无法愈合。当初冉老师离开的时候,留下我跟儿子,我也跟你一样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是巧姐(黔江区红十字会秘书长宋巧玲)她们帮助我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走了出来,现在儿子也考上了兰州交通大学。您也要想开点,别老是憋在心里,伤了身体,小庆在天之灵也不会安心的。以后遇到什么事,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可以陪你聊天,有事多和大家交流,志愿者们都有一颗跟小庆一样的爱心,我们一定能齐心协力渡过难关的。”

“我叫徐华,我的手机号你留着,以后遇到什么事,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也欢迎您有空到我家里去玩”,“温妈妈,我叫徐攀,你就把我当做小庆哥,我会经常来看您的” ,“小庆的器官已成功移植到别人身上,等于他还在以另一种方式活着,您要放宽心。”“您别想多了,就当小庆还活着,在外工作没能回来,他的‘同事们’来帮您。” 看到小庆妈妈伤感,其他志愿者们也都帮着劝慰。

大家的劝慰和实际的帮助,让小庆父母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少有的笑容,“原以为志愿者们来干农活不得行,没想到你们那么能干,你们这些志愿者们平常都没做过农活,这次来帮忙突然使出那么大的劲儿,估计大家都会腰酸背疼好几天吧,回家好好休息下。 你们的恩情我和他爸永远记着,你们的到来让我特别开心,看到大家都来这么热心的帮助我们,我们也不能就这样消沉下去,一定会振作起来,好好生活。”小庆妈妈说。

下午5点,志愿者与小庆妈妈温世菊相拥告别,大家的眼里噙满了泪花,是感动,感谢,还有不舍……。




相关链接|常见下载|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京ICP备1304658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3号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干面胡同53号    邮编:100010    电话/传真:400-010-6695    网址:www.cod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