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要闻资讯

她把自己留给了别人--一场生命接力的记录

发布时间: 2015-08-13    来源: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一声声急促的电话声回荡在安徽省红十字会办公室的上空,因是中午,只有个别不回家的工作人员在办公室休息。

“你好,你是哪一位,我是芜湖市红十字会张魁武,我们这儿有一例潜在的器官捐献,是家属找到我们的,不知道怎么办呢?”

"您稍等下,我把他们器官捐献办的电话给你。”

2013年7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对家住重庆长寿的老项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在这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变了,这个将近50岁的男人陷入深深的悲伤,他匆忙忙带上家里所有的钱,叫上妻子,眼泪拂面的奔向重庆江北机场。7月份的重庆是火炉,可是夫妻俩的心冷到了极点,他们要赶到安徽芜湖去。女儿出事了,出大事了。

老项的大女儿从重庆嫁到芜湖南陵县的一个小镇上,转眼大女儿怀孕了,小女儿雪儿从小和姐姐感情很深,想着乘着暑假时间去芜湖看看即将生产的姐姐,于是他邀上姑姑家的表妹来到芜湖。时间过的真快,回家的时间到了,因为姐夫家离芜湖市区长途汽车站不远,于是姐夫就骑摩托车载着雪儿和表妹送他们到从芜湖坐车回重庆,在一个丁字路口,茂密的灌木遮住了视线,一辆载货大货车疾驰而过,摩托车撞在了卡车上,姐夫血肉模糊,当场死亡,两个姑娘都重重的摔了下来,一个重度昏迷,一个半边头皮被拉了下来……

雪儿重度昏迷,当年她只有19岁,大学生。老项带着妻子来到芜湖,除了女婿的家人,举目无亲。爱人看到躺在重症监护室病床上的女儿,当时就哭晕了过去,醒来后如剜了心头肉般的疼痛。随后几日,妻子基本都没怎么吃饭,这样的家庭到底该怎么办?作为家长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还有生还的可能,毕竟她才只有19岁,一个正值花季的年龄,等待她的人生该是怎样的美好,她应该毕业,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然而这些幻想终究是幻想,融化在眼泪里不停的打转,老项和爱人非常的担心、害怕,生怕这一切就此结束,这种疼深入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疼的让人打颤。

“当时我们接到报警后就立刻赶到事故现场,现场的老百姓已经有人给120打了电话,你女婿经医生救治无效,当场死亡了;医生说两个女孩子当时还有生命体征,全部送到市二院来,我们正在积极的处理这个事故,由于当时没有钱救治,医院收下后,队里领导决定,我们每位交警每人捐一些钱现行救治,不够的地方由交警队先垫付,然后再通过法律途径向肇事方追偿。由于两人刚送来的时候需要输血,医院却没有那么多血,我们还组织部分A型血民警给雪儿献了血。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会尽快处理的,就不要太难过。”交警队王警官对老项说。

“警察同志,非常感谢你们,你们救了我们一家啊,不仅给我们捐钱、垫钱,而且还让警察献血,真的非常感谢,谢谢你们”老项操着一口浓重的重庆方言对南陵县交警队的警察说。

此时老项心中想的更多的是,女儿在医院虽然得到积极救治,交警队也给了很大的帮助,但是到底孩子还能不能活下来?ICU有固定的探视时间,接下来的几天,老项一家人为了能够准时到ICU看到女儿,也为了能省下一点钱给孩子治疗,他们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单间,吃住都在里面。按老项的话说,只要有一点生的希望就一定要坚持,决不放弃。

老项还是失望了。

管床医生通知雪儿家属,要和他们谈一次。

“雪儿的直系亲属请进来一下。”

“您好,我是雪儿的管床医生,雪儿在ICU已经住了好几天了,我们已经尽了我们最大的努力,目前雪儿的情况不容乐观,作为医生我需要和你们再谈一次,目前雪儿处于脑死亡,也就是说根据国际医学评判标准,雪儿是不可能再醒过来了,你们要早作打算,准备后事吧,我知道你们听到这个心里肯定会很难过,但是事实情况就是这样,很抱歉,我们无能为力了。她目前在ICU 住着,费用很高,后面的救治其实毫无意义,最终还是会走向所有脏器衰竭而死亡。”

“医生,难道真的就一点没有救了吗?”

“是的,再无救治的可能了。”

“那医生我想问问孩子这个时候会感觉到疼吗?”爱人补充问道

“从医学上来说,脑死亡后的病人应该是感觉不到疼痛的。”

“哦,我们知道了,谢谢!”

最后的希望还是破灭了,老项此时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继续做这些无谓的治疗,还是按照医生的建议尽早为孩子准备后事。

车祸,上次在电视上看到我们重庆那边有个人车祸死亡后捐献的器官,当时家属说的很对,即使人活不下来,也要让他的器官活下来,让我们这些家属有个念想,人还有一部分活在这个世界上,当时他们是找的医院的,还有红十字会的人参与的。对,我要找医生问问,孩子能不能进行器官捐献。老项想着,他把妻子喊道一个没人的地方,大胆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一开始妻子还担心后来她自己也觉得这样很好,孩子还活着。

于是他们很快就折返回了病房,找到管床医生,提出了他们的想法。管床医生被他们的由这样的精神境界所感动,及时和医院的协调员联系。

老项离开医院后,怕医院那边联系的慢,正在积极的找芜湖市红十字会,不巧的是,当时的芜湖市红十字会正在搬家,已经搬到芜湖市的东边政通路那边去了。老项打了114,找到芜湖市红十字会电话,但是怎么打都没有人接,芜湖市红十字会的人呢?难道号码是错的。不行,我得想其他的办法,于是老项通过各种关系找到重庆市红十字会。当天中午的时候安徽方面就接到重庆的电话,由于和秦部长熟识,当时就答应了马上来和领导汇报,争取今天就能把这个事情尽快办妥。正在此时工作人员也接到了芜湖市红十字会的电话,几头的信息连接起来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情节,虽然真实,确如故事一般,这般远,却又那般近。

安徽省红十字会领导提出要求:

第一,指示姚卫东部长立刻与省卫生厅联系,因为这是安徽省被批准开展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以来的第一例,一定要特别重视,如果情况可能,最好邀请省卫生厅的同志一同参与。

第二,立刻联系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要求该院组织省人体器官捐献评估组的专家即刻赴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前期的评估工作,重点是看能否救治,如果不能救治能否进行器官捐献。

第三,省红十字会专职协调员、省人体器官捐献获取组全部待命,待评估组传回消息后立即赶赴芜湖,实施器官捐献。

一切安排的井然有序。

7月29日下午2时,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移植中心赵红川主任接到评估组通知,一切均符合条件,获取组准备相关器械和协调员一道立刻出发。

下午5时许,所有工作人员在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集结,大家简单吃过晚饭,就立刻赶到医院ICU病房。协调员立刻上岗与家属进行商谈器官捐献的先关事宜。

“您好,项先生,我们在了解到你们主动要求捐献器官的高尚行动后,深受感动,今天我们和省里评估组的医生都来了,评估组的医生来的主要目的是看看雪儿还能不能救治,如果不能救治看看是否符合器官捐献的要求,我们会尽量的满足你们的愿望的,既然你们有这么高尚的想法,我想前期的法律、理念的话就不多说了,只是我很好奇想问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想起来要做器官捐献的事呢?”

“我在家经常看电视,看到过我们重庆这边搞的器官捐献,既然孩子不能救了,我们想把他的器官捐献出来,对我们家庭来说孩子好像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或许获得我家孩子器官的人会和我们家成为亲戚,就像亲人一样,我们这样的心情很急迫,希望你们能帮助我。”

在场的人都感动了,大家为能有这样一个高尚的家庭的高尚的行动而感动。

"好的,我先和你们按照程序进行,请你们积极配合,目前我们得到的消息是雪儿已经脑死亡,也就是说她已经死亡了,只是器官还活着,如果你们决定要捐献器官,我们是可以帮助完成这样一个心愿的。你们先看一下这个器官捐献登记表,就是一些基本的信息,你们把身份证、户口本还有雪儿的身份证拿出来,我们要填表进行登记,捐献的器官有心脏、肝脏、肾脏、胰腺、小肠,当然还包括眼角膜。”

"能捐的我们都捐出来,但是有一条就是我们希望器官捐献不能影响到交通事故的处理”老项说

“这个你们放心,来了之后我们已经和南陵县的交警进行了联系,他们那边明确表示器官捐献不会影响事故认定,表已经填好了,请你们在这些地方签字按手印。”

“还有一个问题,姑姑家的孩子还在这个医院治疗,你们能否和医院说说要积极的帮助治疗。还有我们能否知道器官移植给哪一个人,能否和他们见面?”

“这个(第一个问题,编者注)没有问题,之前您说的这个要求芜湖市红十字会已经和我们说过了,我们已经和院方进行了沟通,院方表示不管捐献不捐献,医院一定会积极的救治。至于您说的第二个问题,我们的工作是有原则的,器官捐献原则上是遵循国际上的双盲原则,也就是您不知道器官给了谁,接受器官的人也不知道器官是从那儿来的,但是我们可以给您一些模糊的信息,如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多大年龄。”

“好的,我们知道了,既然不能见面,那我们签字。”

“哦,对了,每年的3月21日是我们安徽省的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日,那一天我们会开展集体缅怀纪念活动,您可以来参加,看看遗体器官捐献者的碑,当然雪儿的名字也会刻在碑上。”

“我们明年春天的时候一定会来的,家庭都这样了,死了两个人,但是我们没有被打倒,我们还有小外孙,孩子是出车祸的当天出事的……”

这是一个多么苦命的孩子啊,一出世就没有了父亲,没有了小姨,说到这老项夫妻两眼睛红了,妻子偷偷起身走到墙角去抹眼泪。

30日凌晨一点,雪儿被推进手术室,医生为他做了器官获取手术,帮他穿崭新的衣裳,她捐献了自己的一个肝脏和两个肾脏,当天三个大器官被移植到三位患者的身上,当天我再次见到老项时给他颁发了荣誉证书,并告知虽然器官捐献是自愿无偿的,但是省里面有器官捐献基金,他们会获得一些人道救助,虽然数额不高,但是也算是国家对他们高尚行为的一种肯定吧。    

“这个钱我们不要,我们没有其他目的就是想让孩子以另外一种形式活着,即使你们给我了,我也会把他捐给红十字会,帮助那些需要的人。”

老项夫妻在听到雪儿的器官已经移植时都站了起来,他们也许在想孩子用这种方式活下来也许是最明智的选择了吧,拿到我们颁发的荣誉证书时,他们复杂的表情,希望孩子对他们的行为能够理解,也许这就是生命终结的一种选择,这种选择是在痛苦中作出的理智选择,是一个家庭、一个社会走向成熟的标志。
    回来的路上,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天特别蓝,一路的树木与繁花在阳光照耀下生机盎然。

相关链接|常见下载|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京ICP备1304658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3号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干面胡同53号    邮编:100010    电话/传真:400-010-6695    网址:www.cod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