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感人故事

半年前,父亲捐献器官救了他人;半年后,他人捐献器官救了女儿

发布时间: 2017-03-27    来源: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28岁的郑秀活过来了。3月1日,身患尿毒症的她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接受了肾脏移植手术。一周后,她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原本几乎已经绝望,不抱生存希望的她,脸上终于有了笑意。
  就在5个月前,郑秀的父亲郑家远在成都工地打工时,突发脑溢血,被判定为脑死亡。一家人几经思虑,将其两个肾脏、一个肝脏捐出,让3名徘徊在死亡边缘的生命再次获得新生。

  

父亲离开,捐出器官帮助了社会上的其他人;女儿新生,恰恰又是来自社会上陌生人的爱。这似乎是冥冥中一种道不清的巧合,父亲留给他人生的希望,女儿的生命希望又是来自他人。
 与此同时,另一个不太被人熟知的政策,也因为父女俩的这次经历而受到关注。2010年,卫生部印发《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基本原则和肝脏与肾脏移植核心政策》的通知,其中提出,尸体器官捐献者的直系亲属或活体器官捐献者如需接受肾移植手术,排序时将获得合理的优先权。父亲曾经捐出器官,郑秀就是“尸体器官捐献者的直系亲属”。
  
 
 女儿 确诊尿毒症 半年后等来肾源
  3月1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做了一台肾脏移植手术,接受器官移植的,是28岁的内江人郑秀。手术很顺利,一名捐献者的肾脏重新在她的身体里“活”了过来。3月11日,术后10天,当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见到郑秀时,她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脸上也再次有了笑意。
  半年前的一次体检,郑秀被发现肾脏功能异常,诊断为终末期肾脏病,也就是尿毒症。“她就是没有力气,总是喊累得很。”母亲鲁忠菊说。这已经不是这个家庭第一次遭受煎熬,2008年夏天,郑秀20岁的姐姐郑融突然病重,随即被送往医院救治,被确诊为严重肾功能衰竭,情况十分危急,需要立即透析。但无奈的是,这个贫困的家庭着实难以支撑高额的医疗费用,很快,郑融就因病情严重离世。
  而这次,母亲鲁忠菊又不得不面临可能再次失去女儿的现实。郑秀也深深地觉得,自己似乎也要走上姐姐的道路。这让她深感绝望,甚至已放弃了生存的希望。“一天到晚什么都不吃,有几天连透析也不做。”鲁忠菊说。后来,四川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负责人刘利在得知郑秀的情况,做了许久的思想工作,才劝说郑秀答应继续积极配合治疗,等待肾源。
  功夫不负有心人,3月1日,郑秀等到了配型成功的肾源。

  

 父亲去世前捐献器官 挽救3人生命
  事实上,在郑秀生病的期间,父亲郑家远也因为突发脑溢血离世。
  去年10月15日,对郑家人、对郑秀来说,无疑是个天塌地陷的日子。家里的劳动力、年过半百的爸爸郑家远,在成都工地打工时,突发脑溢血,倒下了。
  一连转了两家医院,医生都遗憾地表示回天乏力,悲痛的家人只得无奈地将脑死亡的郑家远转回离家较近的资阳人民医院,准备后事。这时,郑家远的侄女、也是一名医务工作者提出建议,当年郑融没能做肾脏移植手术而病逝,一直是全家人的心病,现在郑爸爸的器官还有用,捐献出来,至少可以让别人还能活着。
  几经思虑,几乎是扛住了“乡下老家人戳脊梁骨”的压力,郑家人签下器官自愿捐献文件,郑家远的两个肾脏、一个肝脏,成功移植到了3名终末期患者体内,3个徘徊在生死边缘的病人,因为郑家人的善举,生命重新燃起希望。
  然而另一边,因为爸爸去世的打击,加上家里经济情况已经难以维系治疗,作为一名护士,郑秀也深知等待合适的肾源有多不容易,许多像自己一样苦苦等待肾源的病人,就在翘首期待的希望和无尽等待的绝望中离开人世。为了省钱,郑秀选择自己从医院开好药,自己在家腹膜透析,尽管一次血液透析的费用可以支撑一个月腹膜透析用药,但是每天三次、每次长达四个小时的腹膜透析,生活环境严格的消毒灭菌,把郑秀“困”在了家里,她也慢慢走进了情绪低谷。
  好在,最终等来了肾源。

  

政策器官捐献者及其直系亲属具有优先权
  2010年,卫生部印发《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基本原则和肝脏与肾脏移植核心政策》的通知,其中提出,尸体器官捐献者的直系亲属或活体器官捐献者如需接受肾移植手术,排序时将获得合理的优先权。
  原来,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按照移植医院、省(直辖市、自治区)、全国三个级别逐级进行器官的分配与共享。而在肾脏分配与共享核心政策中,肾移植匹配名单,指的是结合器官捐献者肾脏的医学特征、肾移植等待着的自身情况和其他匹配因素,在器官匹配系统中输出一个有序的肾移植等待者名单。影响排序的主要因素依次为地理因素、血型匹配以及肾移植等待者评分系统。
  肾移植等待者评分系统,同一个分配区域内等待者的排序,由等待时间得分、器官捐献者及其直系亲属优先权、等待者致敏度、人类白细胞抗原配型匹配质量和儿童等待者优先权组成,其中,器官捐献者及其直系亲属的优先权,是为了赞扬器官捐献者为挽救他人生命的奉献精神,尸体器官捐献者的直系亲属或活体器官捐献者如需接受肾移植手术,排序时将获得合理的优先权。郑秀正是“尸体器官捐献者的直系亲属”。

  

医院医生 一个善举 可能也会帮助到自己家人
  近年来,随着全国统一的“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建立,保证器官分配在阳光下进行,正确的意识宣传,器官捐献例数逐年增多,从总数上看,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捐献大国。
  “不幸遭遇意外身亡者捐献出可用器官,挽救他人的生命,这是一种善举。”杨家印教授说, 器官捐献,既帮助了他人,也是自身生命的延续,从郑家远父女两人的案例看来,一个善举,冥冥之中可能也会帮助到自己家人、朋友或是身边认识的人,推己及人,倡导器官捐献,符合“重义轻利”的东方文化中的大爱,如果器官捐献能在社会上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将给以更多人新生的机会。
  为郑秀主刀的川大华西医院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王莉认为,郑秀的经历,是一个巧合,器官捐献的大义是不带任何附加条件的,严格的分配制度确保器官分配公平合理。但是,将心比心的感同身受,利人者利己,也是对器官捐献的一种鼓励。
  截至2月28日,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数据,已登记器官捐献志愿者215074人,已见证成功捐献10725例,救治器官衰竭患者29499名。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从四川省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了解到,截至3月10日,全省无偿捐献器官例数达到296例,共计捐献器官数为786枚,这意味着,700多个一度危在旦夕的重症患者,因为296个家庭的善举,获得了重生,700多个家庭幸得完整。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杜玉全
  


  

相关链接|常见下载|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京ICP备1304658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3号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干面胡同53号    邮编:100010    电话/传真:400-010-6695    网址:www.cod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