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感人故事

感动!云南一男子因车祸意外离世,6人重获新生

发布时间: 2017-06-07    来源: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10月6日凌晨,回家途中遇到遭车祸的乡亲,禄劝撒营盘45岁的农民李文义和同车的老乡一起施救,但就在他返回车里准备拿卫生纸时,飞来横祸把李文义撞成重伤陷入昏迷……
几天后,他面临着死亡……

然而,这并非一个生命的结束,而是6个生命的重生!是6个家庭重获圆满的新生!

车祸连发,他被撞成重伤

10月6日晚11点多,家住禄劝撒营盘芝兰五组的李文义搭着同村好友张玉聪的车从武定回家。

到撒营盘禄大路段时,发现前面发生车祸了,一个人躺在地上没动,一个人爬着向他们求救。

“快停车下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在李文义喊话的同时,张玉聪停下车并说:“你们先下去看看怎么回事,前面路上有滑坡的土堆,过不去,我把车停路边。”

李文义和同村的孙如连随即跑下了车,他们立马掏出手机帮伤者拨了120。

看到躺在地上的伤者满脸都是血,还有一个大口子在不停淌血,李文义立马跑向车去拿卫生纸来帮忙处理伤口。

当时还坐在车副驾上的张建聪见李文义又回到车里,问他来干什么,李文义正准备回答,一束强光射了过来,随即“砰”的一声巨响,小车原地掉转了180度。

张玉聪和孙如连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响和强光弄懵了,随后只见张建聪慢慢打开车门,摇摇晃晃地下了车,已跑回车边的张玉聪和孙如连赶忙扶住了他。

“李文义呢?”

“还在车里。”张玉聪和孙如连打开车门,只见李文义的头卡在前排座位的中间,任两人怎么大喊,李文义都没有回应。

随后,禄劝县医院的120赶到现场。

急救人员当场决定先送伤情严重的李文义到县医院抢救。后因伤情太严重,李文义被转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甘美医院重症医学科。

捐献器官?家人坚决反对

伤情严重的李文义,车祸之后没说一句话。

“10月7日早上接到家里电话后,我立即向部队请假从西藏赶回昆明。我到医院时,父亲仍昏迷不醒。”李文义20岁的大儿子李金平说,他们一直希望父亲能醒来,直到18日早晨医生找他们谈话,“我知道爸爸再也醒不来了。”

这时,器官捐赠协调员找到了李金平,“她告诉我,可以捐赠父亲的器官,让他换一种方式继续活着。”李金平说, 深呼吸几下后,想到既然爸爸是为救人去世的,那就让爸爸继续救那些急需移植器官的人吧。

可是,当李金平把这个想法告诉妈妈时,他妈妈却疯了似的扑向他,“打死你个不孝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爸爸!你忘了你爸爸是怎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李金平称,当时他感觉妈妈的心都碎了,坚决不同意捐赠。

李金平的爷爷反应最为激烈,老人哭着说:“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他让这个家越来越好,怎么也得留个全身啊。要是让村里的人知道我们捐了你爸爸的器官,村里的人会怎么说我们?”说完,老人瘫坐在地上,老泪纵横。

原来,李文义是上门女婿,从他上门后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他在做,家里大事小事都处理得妥妥当当,对家人非常好,他的为人得到大家的认可。
我们不圆满,能让别人圆满

“我也不想把爸爸的器官捐出去,可 我们的家庭已然不圆满了,而捐赠器官可以使别人的家庭圆满。 爸爸本来就是为了救人而死,这样做可以让爸爸再多救几个人,这样也算完成了爸爸的心愿。再说了,留个全身也是要火化,火化了也只能留把灰啊!”李金平哭着对爷爷和妈妈说。

一旁,还在读初中的弟弟开了腔:“爷爷,妈妈,哥哥说的是对的。捐赠器官是一种大爱,我们老师说捐器官其实就是让逝者换种方式活着。爸爸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听到这,爷爷一把搂过两个孙子,泣不成声,沉默片刻后老人家对着女儿说道,“要不,我们捐了?捐了后还有个念想,会觉得文义还活着!”李文义的妻子眼含热泪,艰难地点了点头。

在签署器官捐赠协议书时,一家人没能忍住哭起来了。

(家人最终同意捐献李文义的器官)

捐赠现场,全体医护人员默哀

10月19日,李文义静静地躺在甘美医院的手术台上。

这天早上,他的亲人穿着隔离服,在小小的手术室和他作了简短的告别。

监视仪上的数据越来越小,报警声越来越急促,代表着心跳呼吸和血压的三条线逐渐变成了直线……

在场的医护和器官捐赠协调员集体默哀,李文义走了, 他捐献了心脏、肝脏、两个肾脏,还有两个角膜。

12个小时后,他捐献的所有器官都移植到了受捐者身上,移植手术特别顺利。

其实,李文义和他的家人并不认识这几名需移植器官的患者,可贵的是李文义家属从来没想过要去知道捐献的器官救了谁。

“ 就当是我爸爸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他的心脏还在这个世界跳动,他的眼睛还在看这个美丽的世界。”李金平称,“我只知道那是生命的延续,那是新生。知道我爸还活着,就没有那么痛苦。”

如果没有他,我就是等死

李金平说得不错,对于受捐者而言,这的确是他们新生命的开始……

生命的延续没有地域限制。器官捐献的一瞬间,死亡和新生交融。

同一天,3个捐献者同时捐献……

同一天,有3个患者进行了肝移植 ……

由于器官捐献的保密规定,至今李文义的家属都没有和受捐者见面。

昨日,春城晚报(hai-ccwb)记者采访到同一天接受肝移植的患者——老张。

他来自北京,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移植的是不是李文义的肝脏。但当他听说了李文义为救人身亡,又捐献器官时,默默地流下眼泪。

老张因为严重的肝硬化好几次大出血住进重症监护室。持续恶化的病情,让老张和家人一度感到绝望。“恶化下去会转成肝癌,肝脏移植是唯一能救命的办法”。

幸运的是,老张等来了救命肝源, “如果没有这次移植,我就应该还在边排队边等死吧。”

我们,会为他们而活

说起捐献者及其家属,虽素未谋面,但在老张和家人心里,从未停止过对他们的感激和祝福。

老张说, 他甚至有时会恍惚,感觉自己代替别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因此他更不能虚度这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

交谈中,谈及身后会如何处理自己遗体这个话题时,老张几乎脱口而出:“捐,只要能用,我一定要捐。”

老张说,器官捐献曾经离他很遥远,但刚刚经历的肝移植手术,让他逐渐了解器官捐献志愿者这个特殊群体,“他们是伟大的”。

另一名在同一天接受角膜移植的受捐者是一名教师,她听了李文义的故事后,感动地闭上双眼, “也许我的眼睛里,就移植着这位好人的角膜,是他们的无私奉献,让我重见光明。”
这名老师说,重返讲台后一定要告诉她的学生和子女,要做一个好人,把这种大爱传播出去。”

在所有人眼里,他都是好人

春城晚报记者来到李文义生活的地方,村里人都还不知他捐赠器官的事情,只知道他是为了救人出车祸去世的。大家听说李文义走了,都为他惋惜。

同车的张玉聪和同伴一直都在医院陪李文义 。

张玉聪说自己和孙如连从辈分上来讲都是李文义的叔叔,他们4个人一起在武定工地上做工,平时李文义对他们非常帮助。出事那天他们做完工一起回家,谁知道就遇到了这种不幸。

(李文义生前照片)

春城晚报记者采访到10月7日凌晨发生车祸的当事人之一李寿彬,就是那个爬着求救的人。

说起李文义,李寿彬重复说着 “悲痛,要不是他们,我老表肯定就没了!”

李寿彬说,因为天黑,他看不清来救他们的人的脸,但他记得,当时陆续下来3个人,其中有一个看见他昏迷的老表满脸流血后,返回车里去拿纸巾时,车祸就发生了。 “其实我们都很惦记恩人,还说等我们好点去看他。”

当记者问他知不知道去拿纸的那个人去世了,他一脸惊愕的表情。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觉得回车里拿纸的那个人没有死,只是被后面的大货车碰了,人还在医院的。

而对于家人来说,对李文义只有无尽的想念。

“我爷爷是抗美援朝回来的老兵,爸爸本来要去当兵的,但奶奶不同意。当初我去当兵时爸爸非常高兴,教育我在部队一定要好好学习,就在出事的前两天,老爸还在电话里叮嘱我在部队里要好好干,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李金平说。

向死而生的生命接力

著名作家臧克家的诗中曾写道:“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李文义,就是那个永远活着世人心中的人。

死亡如果有意义,就在于对死亡的超越。如果死亡不可避免,那么爱必将义无反顾。有的人一生下来,似乎就是为了爱这个世界的。

李文义,世人应记住这个可敬的名字,这个名字对应着一个为了救车祸的乡亲而突遭车祸脑死亡,他捐出了他所有能用的器官。他用一个家庭的不完满,成就了六个家庭的完满。

我们感激他的家人,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却用他们的义举拯救了多个家庭!就在10月19日,他们一家甚至是拒绝采访,因为在他们生活的那个小村子,依然还是传统保守。

受传统观念影响和对目前器官捐献体系不信任,很多人会对对器官捐献说“不”。器官捐献者家属需要巨大的勇气,需要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需要与沉重的心理负担作斗争。

这场向死而生的生命接力,是关于生命重建的故事,是关于爱的可能性的故事,也是幸福与恩慈的故事。

文:春城晚报记者 楚田 实习生 王锍月

相关链接|常见下载|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京ICP备1304658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3号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干面胡同53号    邮编:100010    电话/传真:400-010-6695    网址:www.codac.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