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感人故事

三个家庭的团圆,来自一个9岁女孩的成全

发布时间: 2017-06-28    来源: 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邹国锦介绍,全世界各国移植手术中器官的最大来源都是器官捐献,公民逝世后人体器官捐献有一套非常严格的流程,只有符合所有条件后,死者的器官才能捐献给需要的人延续生命。

常州市红十字会相关工作人员罗杰介绍,自2011年7月,常州成为器官捐献试点城市以来,共有成功捐献器官32例,去年有8例,今年截至6月有7例。目前,在常州市红十字会登记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的共有280人。

欣欣捐献的器官,挽救了3名危重患者

6月10日下午两点多, 家住新北区的欣欣不慎溺入池塘。家长打捞了10分钟才将她救上岸,当时孩子已经没有了心跳呼吸。经过当地医院初步急救,心跳停止约50分钟后才恢复自主心跳,欣欣被一路护送来到常州市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救治。虽经医护人员近十天的全力抢救,但终因溺水后心跳停止时间太长,造成了脑细胞的不可逆损害,19日下午,专家组现场鉴定孩子已经临床脑死亡。

坚持了数日的欣欣一家听闻孩子脑死亡的噩耗,伤心欲绝。看着花样年华的生命逝去,邹国锦也心情沉重,但这位“摆渡人”同时希望孩子的生命能以另一种方式被延续,在医学的帮助下她能更好地活在别人的生命里。于是邹国锦试着向家属提出器官捐赠的建议,悲痛之余的一家人经过考虑,与红十字会联系后郑重地在的捐献登记表上签下了“同意”二字。

在患者无法救治时劝说其家人捐献器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作为医生我们很纠结,一方面是可怜的孩子与伤心的家长,另一方面,救治更多的生命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获得生存机会。”邹国锦说,脑死亡后虽然能靠人工维持心跳呼吸,但血压开始下降,时间一长器官容易衰竭,会影响移植效果,所以捐献有一定的要求。   

经过鉴定,欣欣的肝脏、双侧肾脏均符合捐献的条件。当晚,在儿童医院手术室,医生完成了欣欣一家的心愿,在欣欣生日的前一天,让她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得以延续。捐献当晚11点,常州市一院泌尿外科就立刻展开了肾脏移植手术,欣欣的肾脏挽救了医院两名肾病患者。肝脏则连夜送往南京,救治另外一个生命。

器官捐献的流程严格,脑死亡是首要评判标准

罗杰介绍,年满18周岁的中国公民只要有“逝世后无偿捐献器官用于救治器官衰竭患者”的意愿,都可以按照相关程序登记注册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但只有在脑死亡的情况下,进行器官移植才有可操作性。”

成为志愿者并不代表逝世后就能成功捐献。“必须是抢救无效的情况下,符合脑死亡标准,并且器官功能完好,无癌症、艾滋病等重大疾病。”罗杰说,有些交通事故患者当场死亡或者脏器受损,就不具备捐献条件。有些虽然受伤严重危在旦夕,但没有脑死亡也不能捐献。

邹国锦解释,人临床死亡几分钟以后,血液完全凝结,器官就不能用于移植了,因此只有在脑死亡的情况下,进行器官移植才有可操作性。“脑死亡的人是勉强依靠呼吸机、药物等人工手段维持心跳呼吸,事实上已无医学挽救的可能。目前,全世界已经有89个国家和地区把脑死亡作为死亡的判定标准。”

常州市卫计委医政处副处长岳健介绍,通常说来一切反射消失、无自主呼吸、脑电图平坦的状态下保持24小时,患者就属于脑死亡。“脑死亡判定是由专家组来进行,专家组有50人,来自常州市各大医院的ICU、脑外科、神经外科。一旦家属签字同意,我们就随机抽取3~5位专家,并避开捐献者所在医院和移植医院。”岳健说,“专家在查看捐献者病历、做各项检查后,首先做出死亡判定,再确认捐献者是否具备捐献条件,可捐的话专家在判定表上签字。如有涉及交通事故、刑事等问题,要交警、公安参与进来,解决后才能进行器官捐献。”

“捐献须父母、成年子女、配偶在内的直系亲属签字同意,缺一不可。要凑齐所有人,并达成一致,这个过程往往是漫长的。”邹国锦说,一旦家属同意,时间非常紧迫,马上要联系红会,并把情况上报常州市卫计委医政处,开始走严格的捐献流程。   

器官捐献志愿者太少,传统观念是道难跨的槛

都说器官捐献是死者对生者的馈赠,是死者生命“延续”并拯救生者的最佳方法,但作为常州地区唯一一家具备国家认证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常州市一院深知器官捐献的理念仍未被大众完全接受。常州市一院泌尿外科副主任范敏介绍,每年在一院等待肾脏移植的患者有500人以上,实际手术量才10%左右,和焦急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相比,器官捐献数字杯水车薪。

“对于在世的人而言,你突然让他考虑身后事,决定要不要做器官捐献志愿者,很多人是不能接受的。”罗杰说,中国人对死亡还是比较忌讳,不愿多谈。就算志愿者生前同意捐献成为了志愿者,死后也难过家属那一关。

在国内,生前就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的人很少,大量器官捐献都是患者去世后,在医院、红会与家属的协商下进行的。“每家医院我们都有2~3名协调员,遇到符合条件的潜在捐献者就会上报给红会,我们再赶到医院一起协调。”罗杰说,被家属拒绝再平常不过,去年就放弃了3例,今年11例里只有7例愿意,家人不想死者走得不完整,这很合乎情理。

罗杰说,曾遇到一个年轻男性符合捐献的所有条件,器官非常健康,但他有7个姐姐,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刚开口就遭到所有人反对,说不能死无全尸,要带回老家安葬。“还有很多家属对器官捐献不了解,以为是要卖器官,就算解释通了,他们也觉得难以向亲朋好友交代,会有人在背后说闲话。”

家人同意捐献就一定能捐吗?罗杰说,器官捐献是强调无偿的,有的家属开口就是50万,背离了这项公益事业的初衷,常州市红会和医院只能拒绝并放弃。

来源:常州晚报

相关链接|常见下载|本站地图

版权所有©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京ICP备1304658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53号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干面胡同53号    邮编:100010    电话/传真:400-010-6695    网址:www.codac.org.cn